云南行 莫道大理销魂只因风花雪月
发布日期:2019-08-11 21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相信读过金庸小说的人,对大理已不陌生。金庸把很多精彩笔墨给了大理,并说:“我大概前世是大理人。”今天,我们就来到了金庸笔下风光秀丽、雄奇,带着异域神秘色彩的云南大理。

  据导游介绍,大理自古以“风、花、雪、月”四景闻名天下。所谓风,是指下关风。是因下关位于垭口,风季时狂风呼啸穿街扫巷,一出下关,则风烟寥寥,不见稻浪。所谓花是指上关花。据《大理府志》记载:“山茶树高六丈,其质似桂,其花白,每朵十二瓣,应十二月,过闰月则多一瓣,俗以先人遗种,在大理府和山之麓,土人因其地名之”。所谓雪,是指苍山雪。苍山山势雄伟,上有十九峰、十八溪,山顶积雪终年不化,银装素裹,璀璨夺目。所谓月,是指洱海月。洱海清澈如镜,每当皓月当空,苍山银峰粼粼闪烁,银光月色交相辉映。

  未入景点,就远远看到景区门口游人如织。到站后,导游先下车买票,等候的人早已排成了数条长龙。雨,沥沥淅淅抒发着它的胸臆;我们恨不能立马投向洱海的怀抱。

  进入景区,登上游船,善解人意的雨知趣地回房休息了。为充分观光拍照,我们站在船顶的观光台上,倚栏远眺,湛蓝的海面,浩瀚无垠,海风亲昵地吻着我们的面颊,抚摸着我们的头发。远处的苍山相伴着海水,如痴情的男子终日守护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身边似的,形相依,梦相牵。

  岸边,古老低垂的野柳,似一尊尊历经沧桑的老人雕塑,波澜不惊地守望着烟波淼淼的洱海。伫立于水中的疏杨,也不甘寂寞地在这美丽的画卷里灵动着自己的铅华,那轻微的触点仿佛生花的梦笔,晕开了一海泛磷的珍珠。风中,芦苇在傻傻地呐喊,和着清浪的呢喃,飞鸟的鸣唱,让人心旷神怡。

  其实,洱海并不是正真意义上的海,是由西洱河塌陷形成的高原淡水湖。因其状似人耳,故名洱海。洱海之所以最终以“洱”为名,要么说它“形若人耳”,要么说它“如月抱珥”,故而得名。而“海”的叫法,则源于云南的习俗。在云南十八怪中就有一怪为“湖泊称作海”。它是仅次于滇池的云南第二大湖,中国淡水湖中居第7位,洱海成于冰河时代末期,海拔1972米。

  船载着我们悠悠驶向洱海的深处,风也随之变得劲道起来,景致更加瑰丽多姿。这时,天又阴沉下来,云雾将远山遮去了半个,天空风云变幻,在海天相接处,渐渐升腾起一道白墙,仿佛海市蜃楼的幻影。片刻,雨便噼里啪啦地舞蹈于洱海之上,使原本平静的水面顿时生动活泼起来。我们转入船舱,倚窗观望那云天、雾山、被雨水撩拨得异常激动的海面,真有一种“船在画中游,画在船中走”的梦幻感。

  尚未尽兴已到上岸时间,导游把我们引至一小岛,又踏上一只梭子样的手划小舟。但见此处绿水悠悠,荷香阵阵,杨柳依依,船影绰绰。虽面积不大,却清幽安静,恍若进入了世外桃源。这时,耳畔响起嘹亮的歌声,定睛一瞧,一只船头上立着身穿白族服饰的金花(对大理女子的称呼)和阿鹏(对大理男子的尊称),在对唱呢,那声音悠远绵长,堪比天籁之音。

  接下来,我们要观赏鱼鹰捕鱼表演。只见七八只鱼鹰整齐地列队于船舷上,有的忙着梳理羽毛,有的低头小憩,有的张开双翼在晾晒翅膀,还有的和同伴窃窃私语……

  当水面泛起波纹时,鱼鹰箭似地跃入水中,几妙钟便冲出水面,渔夫高举着长竿网兜,一只鱼鹰叼着一条大鱼站在网圈上不肯松口,其它鱼鹰振翅疾扑过去,宛若争夺功劳的士兵。渔民不慌不忙,只一声长啸,鱼鹰便知趣地将鱼儿放进网兜,然后各归其位。

  听导游说:鱼鹰俗称鸬鹚,可快速潜入水中用弯钩长喙捕鱼,自古以来就被人们驯养用来捕鱼,故名鱼鹰。大理洱海的鱼鹰捕鱼历史悠久,过去人们以此为生,现在成了表演项目,而且上了国家非遗名录。中央电视台曾做过多次专题报道。来大理看鱼鹰捕鱼表演,是很吸引人也很有趣的项目之一。

  之后,我们又在金花和阿鹏的热情邀请下,合跳了一支白族的舞蹈。大家手牵着手,由内而外围成两个圆圈。在轻快活泼的音乐伴奏下,我们迈开了脚步,跳着舞着,欢声笑语一时传遍了小岛的上空。树叶子也哗哗作响,好像在为我们鼓掌助兴。

  最后,我们漫步于幽静的小岛上,静静欣赏着洱海的纯净和羞涩。此时的洱海仿佛一面“碧蓝的镜子”,把天空也照成可爱的小粉蓝,让人不禁泛起一圈圈的少女心。

  辞别洱海,走进了白族民俗村。据导游介绍,大理以白族人口为主,他们的建筑风格,与众不同。其民居,是白族建筑艺术的一大景观。

  “粉墙画壁”是白族建筑装饰的主要特色。墙体的砖柱和贴砖都刷灰勾缝,墙心粉白,檐口彩画宽窄不同,饰有色彩相间的装饰带。以各种几何图形布置“花空”作花鸟、山水、书法等文人字画,表现出一种清新雅致的格调。

  白族崇尚白色,建筑外墙以白为主调。其平面布局和组合形式一般有“一正两耳”、“两房一耳”、“三房一照壁”、“四合五天井”、“六合同春”和“走马转角楼”等。采用什么形式,由房主人的经济条件和家族大小、人口多寡所决定。白族民居的大门大都开在东北角上,门不能直通院子,必须用墙壁遮挡,并于墙体书写一“福”字。

  导游还说,从画壁上可以看出居家主人是谁,若画龙是男人当家;画凤,则是女人作主。门口有石狮子的,不是达官就是显贵。画壁上有书法作品的,一般是书香门第。

  聆听着导游抑扬顿挫的讲解,品读着这独特房舍的绚丽与斑斓,沉静和淡定,真切感受到了这座以风花雪月而闻名的城市,确实装满了能让时间留步的温柔。

  当我们的心,花儿般绽放时,已置身于苍山下、洱海畔的“花语牧场”了。此处可谓是花的海洋,各式的薰衣草、月季、山茶、格桑花、波斯菊、向日葵等应时开放,四季不休。

  花田里阡陌纵横,身着各色艳装的女子,如彩蝶般穿梭于百花丛中,巧借着园中专设的各种拍照设施,如天空之镜、花门、花篮、秋千架、像框、钢琴等,纵情展现着她们的美与妙,欢与笑。真真是“山花烂漫千百度,翩翩彩蝶醉花香。”

  流连忘返时,已近黄昏,乘车入住大理的“风花雪月”酒店,晚上不仅观看了《风花雪月·夜》的民族舞表演,还兴致勃勃地逛了大理古城。不知谁曾说过这么一句话,恰好形容我当时的心境:生活是种律动,须有光有影,有左有右,有晴有雨,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。

  大理如风,吹拂着旷世的清逸;大理似花,绽放着绚丽的色彩;大理若雪,扬洒着纯净与恬美;大理犹月,倾泻着朦胧与温柔。莫道大理销魂,只因风花雪月!
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